打工故事之800元钱改变人生

2000年,刘琳高中毕业,考上了山西警察学院。她是农民的女儿,刘家的第一个大学生。但是,她没有去上学,不是嫌那个学院不好。

刘家拿不出800元学费。

他们村的女孩如果不是嫁人,就去外面打工。村里有人在晋城开了一个足浴店来招工,她和村里的姑娘们上了去晋城的车。母亲不放心,也上了车,她要把女儿送到打工的地方。

车离家越来越远。如果有那800元钱,她的目的地就是太原,就是大学,就是另一条人生之路,就是和这一车叽叽喳喳的姑娘们完全不同的生命之路。而她们,可以看得到的将来就是:回村里嫁个庄稼人,生孩子,养大孩子,养到他们终于可以去打工——于是她悲从中来,放声大哭。

她娘开始还劝她,后来,也跟着哭,抱着她哭。哭她的女儿,哭自己的人生。

来招人的经理田青连忙让司机停下了车。

为什么呢?为啥哭成这样呢?

因为没钱上学。没有800元钱。

因为刘家祖上,祖祖辈辈没出过大学生。

田青从钱包里点出800元钱,交给刘琳。

他说:“拿着这钱,去上学吧。”

母女俩止住了哭,车里鸦雀无声。

田青说:“挣了钱再还,挣不到不还也可以,去上学吧!”

车里的目光落在800元钱上,落在刘琳的脸上。人人羡慕她的好运。

这机会,嘁!哪儿找去。

母亲的脸涨得很红,是那种老实人突然得了恩惠之后的不知所措,是该鞠躬还是作揖呢?结果只是傻傻地笑,眼泪还挂在腮上,笑。

刘琳说我不要,非常坚定地不要。因为下个学期的钱,下下个学期的钱,还有生活费……

到底,刘琳还是去了晋城,给人洗脚、做足疗。成为保健师。

人人都说她傻。命运给了她一个机会,她没有抓住。

其实,这真是一次机会,刘家命运的改变,还需要过上几年。

报恩

女儿刘琳去晋城的时候,爹爹刘眉生得了胃病躺在家里。

媳妇回来给他说了那800元钱的事儿,刘眉生落了泪。

他一夜没有合眼,在床上翻来覆去。他要去晋城,去报恩。去报他女儿没有收下的800元钱的恩。

这不是钱的事儿,这是个情义。他对媳妇说。

刘眉生去了田青的店,干什么呢?正好缺锅炉工,他说行。开多少钱呢?他说开不开都行。

早晨9点,开始烧锅炉,做50个员工的早饭。

下午6点开午饭,晚上10点开晚饭。这中间可以休息一下。

晚上12点,打烊。刘眉生开始洗床单。

床单是一客一换,用一只单缸洗衣机洗,用手涮。

把所有换下的床单洗完,是早上5点。

5点到9点,四个小时的睡眠。一个月开730元。

刘眉生洗床单的时候,员工们都睡下了,整个县城都睡下了,他哗哗地洗,没有人盯着他,他一点儿也不偷懒。

老板田青或许有晚睡的时候,看到没有收下他那800 元钱却到这里报恩的乡下人在奋力地工作着。他挺高兴,越看越高兴。

后来,他开始注意这个叫刘眉生的人。觉得这个不声不语的人,没那么简单。这个人有胆气,遇事不慌乱。于是让他处理客人的投诉,也是想试试他的能力。

有一回一个客人喝了酒来洗脚,非让人给他洗头,趴在床上闹,怎么解释都没用,洗脚和洗头那不是一回事儿,工具不匹配呀,没脸盆给他用啊!总不能用洗脚盆洗他的头吧!可是一个喝高了的人,他不讲理呀!

刘眉生过去把他扶起来,啥也不说,那人愣愣地瞅着他,不知他要干嘛。

刘眉生给他换了盆水,温的,不如平时的热,也不凉,把那家伙的袜子脱了,往脚上撩水,那家伙很享受的样子,这时将双脚放到盆里,没一会儿就呼呼地睡着了。

刘眉生惦记着其他的客人,一会儿就过来看看,那家伙醒了之后说:“真是一场好觉!”抱着刘眉生说咱们是朋友了,说着拿出工作证,还是个干部,在县里算是不小的干部。

老板远远地打量着这一切,他看到那家伙耍叉的时候,有多少员工躲出去,刘眉生一个临时工,不慌不忙去应对,这是需要胆气的。晚上刘眉生洗床单时,田青过去说:“以后你参加每天的例会吧,听听讲评。”

例会是干部参加的,至少也是骨干开的会。

一星期之后,老板请刘眉生去小饭店吃饭,问他:“咱们企业存在啥问题呀,你说说看!”那时候的问题是员工不稳定,足疗店开在了一条不繁华的街上,客人少,收入就少,人就呆不住。

得想办法把人留住。

员工吃饭的时候,刘眉生开始做工作。他知道十八九岁的姑娘的心思,他自己的女儿就在这里做足疗师,怎么会不知道。她们的青春荒不起,就这么几年的好时光,要挣更多的钱。

他聊家常一样说,这个店里毕竟都是老乡,连老板都是,知根知底,一个姑娘家家的,挣钱固然重要,安全更重要。社会复杂,有人贩子把姑娘卖去做小蜜或卖给人家做老婆的,受尽了苦受尽了罪。

刘眉生干锅炉工四个月,老板要把他升为经理,他不干。

经理是18岁的女孩,平时也做足疗师,每月挣6000元钱。刘眉生说:“我做经理,人家可能就走了。她一走,会有人跟着走,企业就有损失。”

老板让他考虑三天。三天之后刘眉生说:“你非让我干,还是她干经理,我做副手,例会之后,她去做脚,我去协调。”

经理挣6000元,刘眉生挣730元。没涨一分钱。

刘眉生刚来时,说报恩没人信,说来找工作人家信。升到副经理了,还挣730元,劳心累命的,他从不提钱,人家这才信了——这小子真是来报恩的!

谁的恩情

店里的生意终于火了起来。

晋城煤老板多,喜欢洗脚的人多。

刘眉生来到公司第七个月上,田青开了第二家店,有8000多平方米。一边装修一边招兵买马。可是,一周下来,也没招来一个人。老板发了愁,刘眉生说:“我试试!”

白天他盯着装修,晚上出去招人。怎么个招法呢?

他去饭店吃饭,特别注意服务员的情绪,和她们拉呱,工资是不是按时发呀,工作是不是顺心呀?头一天晚上吃了顿小土豆,就带出来16人,有保安、收银员,还有服务员。

刘眉生出去吃个饭,剪个头,买个杂物,都会和人拉呱,他为人厚道、仗义、好帮忙。人们都是奔着他的厚道去的。他去玻璃厂,请年轻人吃了顿饭,唱了歌,又带回来10个人。

六个月装修完,5月25号开业,他招来180人。他是第二家店的总经理。刚开业聘了一个太原人,2个月就走人了。干这行需要耐心,需要勤力,更需要胆气,怕事的人吃不了这碗饭。

刘眉生在晋城干了9年,公司扩大到三个店,他是晋城总公司的副总,老总是老板田青,去北京开店常年不回来。公司的收入到了3000万,刘眉生的月工资是3000元。从730元到3000元,9年的时间,他从来不向老板谈钱。

2010年8月,公司开到青岛,他用一辆金杯车从山西拉来9个保健师,其余的坐火车,一共30多人。

这之前他病倒过一次,压力大,3个月长出了半头白发。

这期间他的大儿子上大学,读的是太原师范。

今年6月,他的小儿子高考,如果考上了,一定让他上大学。

那个因为交不起800元钱没上大学的女儿已经结了婚,生了孩子。

刘家终于出了大学生,终于脱了贫。那800元钱改变了刘家的命运。

田青那没有送出去的800元,为他带来了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。

到今天,已经没有办法说得清,谁是谁的恩人,谁领了谁的恩情。

信和义

刘眉生开着车跑济青高速,前面跑着一辆大货车,他问秘书,车牌上那字念个啥?后面的记者说念“赣”,就是江西省的简称。

刘眉生不认识这个“赣”字,他不认识好多字,原因是只上过两年小学。

他的爹娘生下八个孩子,他是老五。

小时候的记忆只有一个字,就是“穷”。这个字他认识得很早,记忆深刻。

蒸一锅榆面窝头,爹爹吃过了,才轮到孩子,因为爹爹是要出工干活的人。八个孩子眼巴巴地盯着杂面窝头,饥饿的感觉刻骨铭心。

春节,蒸一盘大米饭,浇上酱油、香油、醋,切成一块儿一块儿,就是过年的菜。

上到二年级他就去放牛放羊了,那时还有农业社,可以挣工分了。

到14岁,他和爹爹摆地摊炸油条,农业社解散了,他不认识多少字,可是账算得溜清楚,爹爹教他的。

爹爹还教他做人:“宁舍性命不舍力,不舍脸。”

跟着爹爹摆地摊,他学会了一个“信”字,一个“义”字。

爹爹说咱们晋商就讲这两个字,你看那庙里供着个财神爷叫关云长,是咱山西人。挂印封金、千里走单骑,连那奸臣曹操都敬着他,他为这俩字舍了命,就受人世世代代敬重,你说这个值不值。儿子说:“值。”

那晋商开钱庄的,人家给了你钱,凭啥?就是相信你!千里万里拿着钱票都能兑出个钱,要不,人家凭啥信你哩!

他们家的油条,可以赊账。找错了钱,一分也给人家送回去。

20岁,爹爹说你学会了“信”,学会了“义”,可以出门哩。

也曾经历生和死

刘眉生20岁下了矿,去阳泉挖煤。那里产全国闻名的无烟煤。后来又去太原煤气化公司。

下一次矿12个小时,8小时在工作面挖煤,4小时在路上,深深的巷道里。

每一个矿工都和太阳亲,他们爱出了巷道的日子,爱不下井的时光。

在地下,生与死都是一瞬间的事。

在太原煤气化公司合同到期的那一天,他刚出井,下面就冒顶了。

一些人逃了出来,有一个20岁的小伙子没有出来,矿里组织救助,折腾了四五个小时也没找到人。

刘眉生要求下井,救人。矿里没搭理他,因为随时还有危险,不想让他再搭上一条命。

刘眉生找到最后逃出来的人,问他们逃生时,那小伙子站在什么位置?

他问水是从哪儿冒出来的?

刘眉生再次要求下井救人,非常坚决地。他叫了几个好兄弟一块儿找到了矿里,领导不胜其烦,怎么看怎么觉得刘眉生在闹事儿,可是人救不上来,家属在上面闹,也着实没法交代,想想或许可以让这不怕死的家伙下去试试。

领导问:“这可是你自己下去的哈刘眉生!”他说是!

领导又问:“你可知道下去的危险哈刘眉生!”他说是!

那还有啥可说的,放他们下井。

刘眉生带着几个兄弟下到冒顶的工作面,因为他非常熟悉巷道里的情况,半个小时就把那小伙子找到了,背上了井。只是太晚了,没能救上那条命。过了20年,刘眉生说起这次冒顶,都心痛得要命。那死在了工作面上的小伙子才20岁,马上就要结婚了,早下去还能救活他。

这件事,刘眉生因为不怕死在矿里出了名。他得了那个“义”字。

可是说到底,谁真的不在乎生死哩,那一年,他已经有了老婆、孩子。

只是想到了井下的那条命,刘眉生就甘愿冒死下井。在那一刻,他不怕死,在那一刻,他有一种“大勇”。

成百上千的人围在井口观望。

成百上千的人看到黑瘦的刘眉生一次一次要求下井。

他们屏住了呼吸,听到了刘眉生和领导的对话,他们悬着心看到刘眉生和他的兄弟们又回到井下,那等待着的漫长时间,让成百上千的人见证了什么叫人间的“大勇”。

见证了什么叫兄弟间的“情义”。

岁月的陈酿

刘眉生离开家,是一个穷。

生下女儿,没钱吃奶粉,买一斤奶粉,兑二斤砂糖吃。冲出的牛奶能看到瓷碗裂了缝的底儿。

老丈人去世了,办理后事需要钱,平均摊到几个孩子头上,是一人500元。他拿不出,借钱。老丈人家没一个人肯借,因为怕他还不上。

他觉得屈辱。看着自己的媳妇因为拿不出钱痛哭,他觉得屈辱。

他打定主意去外面闯,下井,上山。一个男人养不活自己的老婆还论什么“信”和“义”。

20年的岁月,他把媳妇接到了县里,买上110平米的房子,儿子开着18万的起亚—智跑。

他说他的命运是让两笔钱改变的,500元借不来亲戚的钱;800元陌生人给的一笔钱。这里面,有人情的冷暖,有那个他一生追求的“信”和“义”字。

在晋城,他管理的三个店收入到3000万了,他还挣3000元,他没有不平。他的朋友说换了别的人,或许会琢磨那3000万了吧。何况,老板田青一直忙着在全国开连锁店,年年也不回去看他的账。

他的账清清楚楚,干干净净。

刘眉生记牢了他爹的话,咱是晋商,咱就讲一个“信”字,别人把钱交给咱们,咱得对得起人家的信任。这是他爹的教诲,是他内心坚守的一套价值观,是他精神上的信仰,是处世的风俗,也是岁月的陈酿。

20年的岁月,他吃过多少苦,受过多少气,已经不再与人说。小学二年级的文化,也不会写多少字,那些聪明人拆他的台,出他的丑,他是如何熬出来的,也已经不再与人说。你问他,他微笑不语,但可能突然就会转过身去,用手拭泪,可当他再转过脸时,表情平静,你一个情绪的接口都看不到。

和他相处,你会感到这男人身上有一种安静的力量。

他不与任何人产生情绪上的对抗,受到羞辱时,也只是默默地转过身去,他的身上有一种能量。

他说我们穷过,但是我们不怕!他的意思是说我们是草根,我们不怕再重新回到土地上去。

刘眉生相信他曾经的历练,他信守的“信”和“义”,永远会为他带来好运。

打工故事征集:如果你也有打工故事需要和大家分享,请发邮件给我们dagonggushi#vip.qq.com(发送邮件时请将#换成@),谢谢!

↓高工资|好企业|等你来↓

    上海英华达电子厂〔招普工、女孩多、工资高〕

    英华达(上海)科技有限公司招聘普工,综合工资4500-6000元,年龄18-38周岁、包食宿。℡直招电话/微信186...

    昆山世硕电子厂〔招普工,品检、返费高〕

    昆山世硕电子厂招聘普工,操作工、维修等职位,综合保底工资4200元/月,提供食宿,℡直招电话17186395657...

    苏州华硕电子厂〔招普工,包吃住、有返费〕

    苏州华硕电子厂招聘普工,操作工、维修等职位,综合保底工资4200元左右,提供食宿,℡直招电话1718639565...

    上海昌硕科技〔招普工、女孩多、返费高〕

    上海昌硕科技有限公司招聘普工,月综合工资4500~6000元左右,提供食宿,℡直招电话15821096131王老师

    上海华硕电子厂〔招普工,工资高、返费高〕

    上海华硕电子厂招聘普工、组装、管制、安勤等岗位,月工资4500-6000元左右,提供吃住,年龄要求18-40周...